宁浩也要拍武侠片?中国类型电影是时候来点新玩法了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 2018-04-16  浏览 次  

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电影“中国类型电影思考和探索”论坛嘉宾

与科幻电影相比,由于中国武侠文学发达,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艺术积淀,加上诸多大导演的多元风格参与,中国的武侠电影是相对较为成熟的电影类型。《卧虎藏龙》等一大批中国武侠电影在国际电影市场上得到认可。但是近年来,中国的武侠电影却屡屡败走麦城,似乎开始进入了一个瓶颈期。

对于中国科幻电影要走什么样的道路,潘海天认为,出于本土化考虑,中国的科幻电影不能走人物路线,“我们多数时候强调的是集体的战胜灾难,而不是强调个人英雄主义可以解救世界。”

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一改此前十余年高歌猛进的态势,遭遇重大转折,“黄金十年”宣告终结,进入了令业内人士焦虑的缓慢增长期。市场放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电影提供的内容、创意无法满足观众需求。进入常态化阶段后,类型电影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6月19日,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电影论坛举办“中国类型电影思考和探索”的主题讨论,在清华大学教授尹鸿主持下,导演宁浩、路阳、蔡尚君与作家王晋康、张大春、潘海天等人,分别围绕科幻电影、武侠电影和悬疑电影这三种类型片展开讨论。

当刘慈欣的《三体》、郝景芳的《北京折叠》成为公众阅读和讨论的热门,如饥似渴的电影公司自然也盯上了这些大IP。2014年10月,《三体》改编为电影的消息传出,公众兴奋之余,也有不少人并不看好。除了原著党的抵抗情绪,电影制作团队的经验和能力也难以服众。

王晋康也认同文化自信的重要性,他说:“我记得有一次观众对我说,他只要想到科幻电影出现中国人就觉得不可信,这就不是电影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首先要有这个自信才行。”

《折叠北京》的改编也让书迷纠结。据郝景芳透露,电影版《折叠北京》呈现的是一座架空的城市,并添加新人物。对于科幻小说改编成电影的问题,科幻作家王晋康在论坛上坦言,希望改编者可以重视原著,不要失去了原著的灵魂。科幻作家潘海天则表示,他专门组织了一个团队做编剧工作,大部分科幻小说改编成电影时,都要跨越一道横在文学和电影之间的鸿沟,“小说和电影的出发点不太一样。因此不少科幻小说在改编成电影剧本的过程中,只能保留原著一定的精神、概念和出发点,大部分的故事情节都需要推翻重写。”

《绣春刀2:修罗战场》剧照

导演路阳(左)与监制宁浩(右)

路阳则表示,把传统的武侠故事从江湖中脱离出来,可能会变异出新的类型和形态的武侠电影,观众可能会产生新鲜感,值得期待。他认为,只要以导演为本,坚持风格,武侠电影总会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而与王家卫合作编剧《一代宗师》的作家张大春认为,类型的融合可能是武侠电影不断再生的一个方向。

6月18日,口碑极佳的《绣春刀》的第二部——《绣春刀2:修罗战场》在上海电影节期间举行发布会。该影片监制宁浩,导演路阳也出现在此次论坛上。

近几年,中国科幻文学屡获国际大奖,中国科幻电影也受到关注,并得到资本加持。在诸如《三体》之类的大科幻IP带动下,中国科幻电影被寄予厚望。毕竟,自科幻电影在19世纪末萌芽直至今天,中国科幻电影还没有出现一部代表作。

2015年7月,电影《三体》宣布实景拍摄杀青,后期制作却迟迟未完成。据《2017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主笔、刘藩在上海电影节期间透露,“《三体》(后期)做不出来,原因就在于前期拍的时候,没有后期人员跟进,处理后期的难度就变得特别大。”

(实习生申冬梅对本人亦有贡献)

张小北直言,中国科幻电影面临两个最大的挑战,“一个是技术自信,一个是文化自信。技术自信还可以用钱解决,但文化自信却需要靠时间、市场、观众的反馈不断积累才能得到。” 想要获得这份自信,前期尝试和积累是必不可少的,潘海天毫不讳言在这条探索之路上会有很多“牺牲品”:“寻找的过程可能会花很长时间,可能会死掉很多部电影才知道这条路是什么。”

当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对传统意义上的武侠电影感到厌倦时,最应该调整的是什么?宁浩坦言,任何类型片在其领域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赋予武侠电影新的现实意义可能是其走出瓶颈的办法之一。另外,在形式上,有时候利用减法,可能会保证电影本质上的东西更好。

从影评人转型做导演的张小北直言,中国科幻电影目前遇到的困难是全类型的难题 。

热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