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大陆电影 >

    2018-05-15一线 | 专访李宇春:不是所有人能理解我音乐路走来孤独

    腾讯《一线》:试错的过程,也许有过困惑和打击,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

    通过艺术、时尚跨界等多元尝试,她以此寻求音乐上的灵感。打怪升级一般,她逐步替自己树立更高阶的标准,“我看国外的音乐节、Life表演、艺术展,眼界越来越开阔了,对我的现场表演就会有更高的要求。”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直到去年的专辑《流行》,李宇春才终于摸索准了自己的音乐方向。“这不是从天而降的,需要不断试错,才能找到那一点点对的感觉,找到对的人。”李宇春说。

    这时已经是快第五部分了,唱到《和你一样》的时候。当时在成都站,我更多是开心。但今天唱这首歌,因为她在,加上想到很多年前的一些画面、回忆,我有点小哽咽,有一些小感动,也有一些难过。我很想控制住,不想观众觉得太伤感。我就想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脱了衣服,绕一圈,走一走,稍微控制了一下。

    李宇春:《流行》一开始是我的唱片概念,在发行专辑并开始筹备巡演的过程中,感觉还不够过瘾,加上自己近年来比较关注艺术,于是发起了这样一个全新的实验性项目。

    李宇春在“菜市场”

    腾讯《一线》:你提到在音乐这条路上找到对的人不易,那一路走来有孤独感吗?

    腾讯《一线》:封闭是因为突然声名太盛,所以诚惶诚恐吗?

    改变的是人变成熟了,不那么去封闭自己,愿意和更多的人交流了。比如这次在上海和艺术家们交流,我觉得很有趣、很开心,了解他们在学校的事情,挺有意思的。我以前不太会和别人这样交流,内心比较封闭。造型上、着装上也有了很大的突破和改变,也是因为内心开放了,愿意去尝试,以前不大会这样。

    腾讯《一线》:今天的演唱会上,你翻唱了电影《喜欢你》的主题曲《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为什么会选择这首歌?

    李宇春:是的。还是对于音乐的原始热爱吧。我做不做这行,我相信我对音乐的热爱都不会变。哪怕有一天,我不做歌手了,音乐也不会离开我的生活,它可能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东西,并不只是我的职业。

    腾讯《一线》:我们在现场看到很多有趣的玩法,比如用胡萝卜、香蕉打鼓,怎么想到这个创意?

    李宇春:已经共处了,共处13年。(笑)只是我没去想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大众偶像要有什么样的标准,我觉得我自己就是这样的。那就这样。

    我觉得和天娱结束十年的经纪约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有很多我可能想做的事情,应该会更自由地去做。比如音乐、展览,我可以更加放松、自由地去创作了。

    我的父母也有去看,他们从没看过展览,之前也很担心会看不懂,问了我很多问题。我大概和他们讲解了一下,请他们自己去感受,我觉得他们玩得挺开心的。

    腾讯《一线》:出道13年来,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有哪些变化?

    李宇春:巡演的整个流程与新专辑的音乐内容关系非常大。在演唱会上,可以听到10首新专辑的歌曲,里面有两首对我最重要的歌曲——《流行》和《一趟》,我分别用它们做了开场和结束。总体上,按照整体的音乐氛围、每个环节的节奏感来设计的。没有一定说想要安可或不要,今年做这个环节是比较合适的。

    李宇春:其实不是。是因为脑子里有很多问号,现在的小孩参加一个节目,他很清楚这节目会怎样。但你知道,2005年还没有“选秀”这个词,所有人参加比赛都不知道意味着什么,我们都是懵的。结束后,我觉得那时中国才开始有偶像的经纪公司,因为连经纪公司我认为都是不专业、不成熟的。没有一个人教你,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干这个,你为什么要接受采访,为什么要拍杂志,为什么要做商业。没有一个人跟你讲。你都是问号,满脑子的问号。唯一感到开心的是,我可以做我喜欢做的音乐。过程中有很多的不理解,也有很多的摩擦,所以整个人就非常封闭,把自己关起来。大概这样的状态经历了,大概有小五年的时间。

    腾讯《一线》:的确,这场演唱会有三分之二的歌是你创作的,是否在做《流行》这张专辑时,更找到了对的感觉?

    腾讯《一线》:最近办的“菜市场”流行实验室人气很火,听说因为人满为患还限流了,预见到这么火爆吗?

    谈音乐:一路走来会孤独,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我

    李宇春昨天有两大动静。一是举办“流行”巡演的上海场。这场演出拥有多元、创新、跨界和国际的醒目标签,演出中三分之二的曲目出自她的创作;二是由她担任总监制的“菜市场”公众艺术项目火热展出——当天人头攒动,慕名前来的观众队伍从三层楼梯延伸到了底层。

    13年前,李宇春因为超女一炮而红,但这个时代偶像,出道前5年却感到不知所措,将自己裹上一层硬硬的壳。“整个人很封闭”,她不止一次这么对我说。后来,她拍电影、做音乐,过程中一步步打开自己。她曾说起过,如果生命全部用来当明星,很可悲。她需要的是,更多的体验、感受与成长。

    所以这东西真的需要很坚定,一点点往前走,我也等了很久,包括今年合作到的这些团队。有时候彼此之间有一种审美提升,你到了这个时间,他没有到,也做不了。你想做成这样,但他的审美体系不是这样,你也做不了。真的挺难的。

    李宇春:我不认为我是清流。我不是这圈子的人。我经常这么觉得。虽然我做的都是歌手做的事情,还会拍电影什么的,但我在生活中就是非常普通的状态。我不喜欢社交,在家里就做一些我喜欢做的事,看电影、看书或者写歌。如果休息时间再长点,我会去一些特别的地方旅行。大部分时间,我会和同事在一起。日常的我很普通,只是因为我有一个特殊的工作,大家会在舞台上看到我。平时我没觉得我是这圈子的人。

    谈自我:不是这圈子的人,只是干了歌手的事

    李宇春:当然会在意,每个观众会有自己的理解和感受,而且评价不一,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但我对于想要传递的东西,不会因为别人的评价就去停止或降低标准。

    李宇春此次尝试了“蛋糕裙”

    腾讯《一线》:过去从不返场,为什么此次以《一趟》作为安可曲目?

    当然,有很多舞台的经验,是经过多年磨炼逐渐成熟的。但另一方面,带给我信心的是因为有越来越多自己的原创作品。这一点,没做过这件事的人不太能理解,但当你在唱自己创作的歌曲时,那种语境、音域都是自己最擅长表达的方式,会感觉整体的设计与这个人融为一体。我觉得,今年的巡演与以往真的不太一样。

    李宇春在上海站演出现场

    谈艺术展:听说很多朋友去看了我挺开心,父母也去了

    腾讯《一线》:怎么会想到策划这次展览?

    腾讯《一线》:看到资深玉米夏奶奶的那一刻,感觉你快哭了。

    李宇春:我认为自己有很多没变的,也有很多改变的。就像12年前的我一样,对音乐的热爱没有变,对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或者我个性的事情,我还是比较坚持,没那么容易妥协。

    腾讯《一线》:成都站时你说“有什么搞不定的,就给我打电话”,然后没想到被歌迷索要号码。上海站上,你主动和观众互加好友、打视频电话,两件事是否有联系?

    腾讯《一线》见到她时,已是当晚11点,她刚刚开完演唱会,显得无比放松。走进会议室,还俏皮地蹦出了四川话,“哎哟大半夜这么热闹,开会似的”。“有点冷,我穿件衣服”,会议室冷气温度低,她利落地披上了外套,一秒后,她挺直了腰杆,迅速切换到一个职业明星的工作状态。

    腾讯《一线》:之前乐评人李皖看完成都站的演出后,评价是“当代中国精彩的、也是最有意思的体育馆级表演。”你自己如何评价这场巡演?

    谈个唱:事先不知道夏奶奶来了,感动又难过,想哭

    李宇春:今天人挺多的,因为上海朋友比较多,他们有很多人去看,还拍小视频给我看,挺开心的。我做这件事就是希望大家感受到,看似小众精英的东西,就是艺术,高冷而遥远,好像离老百姓的生活特别远,也可以在一个他们熟悉、不觉得遥远的地方,甚至于在没有那么强大压力的情况下参与进去。

    李宇春:做什么都行,但我可能还是会弹琴写歌,这是我的生活方式啊。就像我喜欢看电影,喜欢旅行,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职业歌手,我肯定有一些要求,当我自己看的东西越来越多,眼界越来越开阔了,我看国外的音乐节、life表演、国外的艺术展越来越多,对于自己的现场表演也会有更高要求,不仅是搭一个台子、有一些灯光,就唱歌了。以往我们会把演唱会的部分想得简单,但对我来说它是一个完整的秀,是有一定水准的表演。

    腾讯《一线》:很多人可能会说,娱乐圈竞争大、压力大,但你似乎一直是一股清流,怎么保持好心态?

    李宇春:这次的展,我的身份是监制。按照传统展览的说法,应该叫策展人,但我们的展览不想做那么传统了,整体的位置、时间和身份都不同以往。主要的作品还是由艺术家创作,前期我们会筛选主题,提供主题。你说的这个作品叫“菜市场和弦”,我过去也没有研究过,原来不同的水果能发出不一样的声音。那天在现场,我也玩了很久。

    这些年,外界看她站在声名的巅峰之上,事实上她在自己的世界里跌跌撞撞。她不认为自己是娱乐圈的人,甚至拒绝因为不浮躁、不炒作,就被定义成“娱乐圈的清流”,“我只是做了歌手做的事,假如不当歌手了,我也会继续做音乐。”与这个圈子的联系总是关乎音乐——她对此有炙热的情感。

    2009年开始写歌、接触电影,很多东西需要自己去做,比如和导演沟通、和演员对戏,必须打开自己。就好像打开一个新窗户,重新去感受这个世界是怎样的。

    腾讯《一线》:曾说21岁的你还挺严肃,但近年变活泼了,这个变化又是怎样发生的?

    李宇春:不知道,有时只是一种感觉,可能在不同城市会带给你不同的感受。像在成都,我翻唱了自己学生时代听到的一些作品,相对比较轻松、好玩、亲切。

    腾讯《一线》:如果有一天不当歌手了,你想去干什么?

    李宇春:孤独吗?肯定会有。有时你做一些事、你选择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你。你在这行还面临资历的问题,以及不同的压力。当你很年轻的时候,可能想做这些东西,但你没经验,也没有资源,可能没办法做到。等到了一定阶段,可能拥有了更多资历,也有了话语权,但不一定就能完全做到你想做的事情。

    李宇春:很多东西不是从天而降、突如其来的,是经历长时间的积累与尝试,甚至试错。成都场之后,我总结了一下,还是有很多欣慰和不易的地方。很多时候你要不断试错,才能找到那一点点小感觉,找到对的人,找到适合的团队。大家有相同的价值观,共同花心力去努力。这么久的努力,终于被感受到了,并且不能放弃,要不断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

    腾讯《一线》:旁人对于现在对音乐的感受和认知,包括外界的评价,你在意吗?

    李宇春:对,我并不知道她来了,也没有人告诉我,我觉得不太可能啊。因为她年纪大了,我会有点担心。唱到第二个环节时,我突然看见她了,但距离很远,我不能完全确定,我觉得是她,我向那边挥手、打招呼,但还是不能百分百确定。直到改妆的时候,我问我同事,他们当时说之后给我肯定答复。再隔了一个环节,才准确告诉我,夏奶奶来了,并且她就在我说的那个位置。

    李宇春的感性似乎一直在与偶像的自知力抗争。这一晚猛然见到夏奶奶的那一刻,她被狠狠击中——眼前这个陪伴她13年的86岁高龄玉米,从当年的神采奕奕到满头白发,需要在家人搀扶下来看演出。在台上,她忍不住多次瞥向台侧,以确定是否眼花。确认那个熟悉的身影后,她抑制不住想落泪。哽咽了,她觉得这样不行,若无其事地绕个圈、走一走,然后重归舞台的王者。回忆这段时,她望着前方,眼中闪着光,仿佛画面在她面前回放。

    李宇春以《一趟》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