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大陆电影 >

    2018-04-16一线| 新片票房4千万 61岁的顾长卫更看重和解

    顾长卫:没有,他现在也不知道他将来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一点也跟我像,就是稀里糊涂。

    我觉得《遇见你真好》我觉得比那个还是非常不同的,这个我觉得故事的结构、故事人物的设计等等,我觉得还是比那个好得多的多。再加上确实有时候一段时间你的那个情绪和你的注意力会被一些题材或者被一些话题吸引,所以非常由衷的觉得还是这个有趣、好玩,而且又能够跟年轻一代的自己分享。我还挺喜欢那样的感受,你不经意间貌似都是小事,但是笑着笑着觉得有点感动,然后想流泪了,有些人就哭了。

    《遇见你真好》中蒋雯丽客串了宿管王姨这个角色,和《立春》里王彩玲同名,也折射出顾长卫的变化。《立春》里的王彩玲是一个坚守理想主义在现实中头破血流的象征者,这次,顾长卫给王彩玲设计了一个浪漫的尾声,和自己的爱人潇洒人生。“心态就是我觉得经历过一些过程,我现在更愿意把温暖的、有光亮的,那些柔软的动人的东西,愿意在作品里跟人分享。这是我现在的审美。”

    一线:你的孩子看了这个影片吗? 顾长卫:看过,他们都挺开心的,他有一次还组织了七八个他们班的同学来看。大部分是男同学,有两个女同学。他们普遍的更多喜欢阿虎的故事。反正每个人如果说一定要问你这几段里面或者这几组人物你更喜欢哪一组的话,不太平均,但是总的来说,年龄段轻的,更容易喜欢阿虎和谢伦的故事。有些年龄比较说80左右,有些年龄阅历的人更容易喜欢谢伦、文生的故事。 腾讯娱乐:所以当时看完片的那个场景,包括你知道你自己儿子要和他们一起看的时候,你自己有一些紧张吗? 顾长卫:不紧张,我们很轻松的。

    顾长卫在《立春》的工作照

    我用《遇见你真好》这个电影去编织这个故事,我觉得很希望是作为一个我自己比如说经历过这个过程之后,然后又有机会回望和不停的回望对比未来的我和之前的我,还有现在的我。于是就特别想拍这个电影,送给我们一定会经历的青春,像一封情书或者像一个纸条。

    一线:你觉得他已经开始朝着做导演方向努力了吗?

    顾长卫:我反而觉得我拍《孔雀》和《立春》的时候,外界的批评声更多。其实理会不理会我都在拍电影。比如我觉得现在拍《遇见你真好》,我觉得跟它有共鸣的声音更多,而不是批评的声音。毕竟是像《孔雀》、《立春》可能更偏向于现实更残酷、更骨感,在这个骨感当中我们找不到和解,我们要用自己的坚韧,要用特立独行去坚守。我觉得这个是没错的,但是电影、艺术不是错和对的事。那么那些电影当时我觉得批评的声音,讨论负的声音比这个相对多的多,我觉得都没有关系,也不妨碍它对我自己是有意义的电影,对不少的观众也是有意义的电影。那么不同的时期确实有不同的心态。

    一线:那么你有没有明确地把“王彩玲”比喻成什么?

    顾长卫:《微爱》那时候确实是这样。当时我们在改编剧本当中,都有一个礼拜已经决定放弃这个剧本了,确实是不太成熟。但是后来还是华谊方面也是希望项目能够先进行下去。因为从公司角度来说,《微爱》在他们当年他们主投和参投的九部电影当中,其实是最卖座的电影。我觉得要是说从电影艺术的深度、高度、境界等等点评它,或者从一个很精英的,我觉得它确实有很多不足。但是它从类型上说,它本身就不是一个那种电影。

    作为摄影师的顾长卫,通常是镜头后面的那个人。他执掌过《霸王别姬》、《红高粱》、《阳光灿烂的日子》这样中国电影历史上最优秀的作品,让他成为了蜚声国际的摄影师。奥斯卡90年仅提名过两位说中文的摄影师,他是其中之一。

    顾长卫:对啊,我就是一直怀着好奇心。就像我现在看着孩子的成长这个时期,我觉得我应该一点不陌生,因为我对他那么熟,就像看到一个自己一样。我和他之间有那么多的相通,有那么多的相互的明白和理解。我觉得好像自己也处在青春期一样,也那么的不安或者躁动,但又不会那么偏执。

    一线:最初想拍一个电影给孩子的时候,是怎么选择故事的呢?

    一线:在青春片的选角上,你是如何考虑演员的年纪呢?

    专访顾长卫

    他的最新作品《遇见你真好》公映。故事根据讲述的是文生、珊妮;李夏、李迅;阿虎、凌彩彩等三组人物,作为高考复读生,面对学业、友情、爱情等特有的迷茫,在成长中相聚分离的故事。影片上映近一周,票房刚刚突破4000万,豆瓣评分不足5分。媒体评价也很不客气:“顾长卫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和审美体系。”“他不适合拍青春爱情片。”

    谈新片:想拍一个电影给儿子 他和我一样都稀里糊涂的

    心态就是我觉得经历过一些过程,然后人会变得更从容,或者是更愿意有那种悲悯的,或者是更愿意把那些分享,就是温暖的、有光亮的,那些柔软的动人的东西,愿意在作品里跟人分享,愿意在生活当中,我不希望生活当中每个人都是骂骂咧咧的,都是负的情绪,都是绝望的,都是无望的,或者都是那种躁动到随时要??我反正我是希望周围的朋友,我们的现实生活是很骨感,那我们怎么样呢?我们就很悲观?我觉得还是要从中找到一些开心一点的、快乐一点的这些故事的元素,或者是一个角度,可以来去跟别人分享这些。我觉得是更多的人需要的那种作品,就是那个审美。

    顾长卫:我确实有这样的一个心情,就觉得因为每年都有立春这个时节,常常也会想起这个事,于是总是放不下,总觉得应该给王彩玲更美的一个结局。在《立春》的故事里面,她太特立独行了,她太坚守自己的高贵的梦想。我们只能在那个结尾送给了王彩玲舞台上的一场辉煌的演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觉得刚好这个电影恰恰有这样的机会能不能送给她一段美丽的爱情?我也知道她不是那个王彩玲,但是我就希望她是那个王彩玲,希望在结尾的时候她跟教导主任一群人骑着哈雷摩托狂奔而去,我觉得是有我们的期许和致意,我觉得对王彩玲,特别对于中国来说,确实需要一些特立独行的、有理想的、坚守的人。

    《遇见你真好》里白客和蓝盈莹

    一线:这个电影故事背景是一个复读学校,在你看来,这个环境有什么潜台词吗?

    顾长卫:还是要看是不是合适。如果说青春片就一定要找17岁、18岁的,人正在读高中呢,这个难度就太大了,太不现实了。那么如果说要找26岁、27岁的演员,那么其实整体上演员也都往年纪更大上提一点,这样整体的年龄感才会比较接近一点。

    一线:你刚刚说,自己的青春期都没结束。这怎么理解呢?

    顾长卫:嗨,要是真放到一个高中,能拍吗?复读学校,我还是希望故事的主角,是一些不要完全放弃的人。你上复读学校,起码说明你不是不再追求理想、不再愿意升学、不再愿意努力,或者随波逐流的这样的一群高中毕业生的故事。大家都希望有明天,希望明天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和理想。

    顾长卫:我觉得青春片是最贴近的一个方式了。当然也不能够单纯的为了孩子去创作一个剧本,这个有点工程大。而且确实正好那段时间有这个项目,这个剧本是在形成的初期,所以也就相互的更有感觉,更有心动的时候。

    一线:现在再面对舆论的批评,你会为此困扰吗?

    一线:他在青春期的时候,父子关系按道理应该少不了些摩擦。

    摄影师正在调试三脚架的高度,顾长卫走进屋,在镜头前坐下。“你看看,机器是不是有点歪?”他说。

    47岁的时候他拿起执导筒,《孔雀》和《立春》在影迷和评论界中有着极高声誉,前者还让他拿到了一座柏林电影节评审团银熊奖,他也从此正式跻身“第五代导演”的行列,和他的同学张艺谋、陈凯歌相提并论。只是在当下的舆论环境里,“第五代导演”已经演变成树大招风的靶子。陈凯歌张艺谋们经历过的口诛笔伐,顾长卫在《微爱之渐入佳境》时也经历过。

    《遇见你真好》色调特别

    大众的逻辑显得无可辩驳——拍出《孔雀》《立春》这样优质文艺片的导演,怎么能去拍商业片呢?更别说,影片还反响不佳。 这部陈赫和Angelababy主演的都市爱情片以北漂青年为主角原来的片名叫“微信时代的爱情”。影片在2014年贺岁档问世,恰逢当时市面上“IP热”、“鲜肉热”,让影片遭受了舆论更猛烈的抨击,豆瓣评分4.6分,票房。顾长卫成为了“老导演融入新时代”的绝佳案例,更大程度上是反面的,面对媒体采访,当时的他留下一句:“不是我变了,是你们不了解我。”他的电影不再成为市场和他沟通的桥梁,反倒成为了越来越宽的一道沟壑。

    顾长卫:我觉得这个都是没法说的,就像《孔雀》里的“孔雀”是什么呢?我解释了我自己也不满意。你一旦用语言特别简单明了、到位、准确的表达了那个意思,你就觉得这个电影你都不用拍了。既然能说清楚,你为什么还要拍呢?那得是多经典的诗句、金句才能点明呢?我觉得电影它就是这样一个独特的方式,有时候你没法说清楚,但是你怎么都会觉得它远不止它现在这个样子。

    顾长卫:他没结束呢,我都没结束呢。我们平时很轻松的。最多的相处就是,一起吃喝。比如说经常一起去参加一些运动活动,或者我觉得有趣的那些,比如说那些朋友圈里边的网上的有趣的小片子或者文章或者是音乐,我就愿意发给他。我们下次吃饭的时候可能就聊起来这些,大家可以分享一下读后感。比如说我们都很有兴趣去看一些画展、看电影等等。

    一线:《微爱》让你受到了舆论很大的抨击,现在几年过去,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顾长卫:原来我想过。可是后来我渐渐的我发现,我自己都做不到,你还怎么能一定要要求他去这样那样?我现在对他也是严厉的,但是总的来说我会特别注意方法。我就想我自己,比如说能混到今天其实很多时候也是运气不错,还有很多时候我这个人人还不错,不招人烦,容易跟大家相处,比较容易欣赏别人。我觉得还是要在生活中,在追逐自己梦想的过程当中,也要随时找到一些和解的机会。特别是对我们比较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

    4年之后,“理解”这个事儿,更难了。

    顾长卫在拍摄现场

    谈心态 :在青春期里和自己和解 现在更愿意分享

    一线:这次让蒋雯丽特别出演,角色名也叫王彩玲,但是命运完全不同,是不是也体现出这样的心态变化呢?

    蒋雯丽在《立春》中的表演令人动容

    影片最后特别设计了一个弹幕MV的桥段,看似也是为了“赶时髦”。不过,就像在《微爱》中用微信讲故事一样,是时代的变化让媒介也有所不同。如果试图从此推断出顾长卫是否在试图追上时代或者市场,他的回答是:“我觉得好玩,这个可能是最从容的态度,你别想着追不追或者抓不抓住什么的,是不是超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享受不享受这个时代给你的这些生活的环境也罢,工具也罢,还有这样一个时代的人际关系,是不是你很享受,或者你能在当中找到一个属于你自己的自在的空间和方式。” 他也不再忌惮于谈起舆论对他的批评,坦诚《微爱》在当时的情况下的确不太成熟,但是从市场的角度考虑,影片的票房收益并不算差。现在这个让顾长卫愿意讲述的故事,是他这几年心态变化的结果。在采访中,他也更乐意谈自己儿子的成长变化,更乐意和观众分享,更乐意和身边的人,和自己,和解。

    其实他在电影里面还打了一下酱油。我就别说哪个是他了。我们在广州拍摄他们是放暑假,他也去那实习了差不多有一个月。就是跟着纪录片、片花的那个小组,就是帮忙打杂,跟着剧组混。

    一线:你有想过让他以后成为什么什么样的人?

    “可能是对于有过一定阅历的人来说,就比较容易有这个感触。特别是看着下一代的成长,特别容易感动。看着他考试成绩好,他学习不错,反正只要看到他有一点进步,我都特激动。稍微有一个什么事,别的事很难让我落泪的,他的什么事一弄着我就不行,特别失控。”

    一线:他是自己要求去的?